当前位置: 米下小说网> 玄幻小说> 玄天大帝> 第四百四十五章 最佳归宿

第四百四十五章 最佳归宿

    最佳归宿

    不过,石劲很快便发现,倘若将那团火焰安置在手掌之上,虽然只有豆大的一点,但却因为明亮异常,会使得他的手掌看起来过于扎眼。

    这跟他一向为人处事的风格相悖。

    因此,将那团火焰安置在手掌显然并不合适。

    对于这团火焰的安置之所,早在师父告诫之前,他便已经有所打算,而那个打算恰恰与师父的建议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心湖之中的确是安置那团火焰的最佳归宿。

    一来,就像师父所说的,心脏属火,赤色火焰亦属

    火,两者属性相同,就算不能相辅相成,相伴相生,最起码也不会相克相冲。

    二来,魔种便盘踞在他的心房之内,赤色火焰既然能够辅助化解魔种,自然也会对魔种的起到一定的克制作用,将其安置在魔种之侧,可以帮自己有效地遏制魔种的发展。

    第三,他曾经多次到过心湖,知道心湖之内,是有许多水的,以他谨慎的性格,对于赤色火焰这等外来之物,没有经过全方位的考量,他一般不会完全信任,哪怕如今已经可以如臂使指地掌控。因此,将赤色火焰安置在心湖里,一旦有变,他可以立刻以心湖之水对其进行克制。

    随着他心动意动,那团火焰便顺着少阳三焦经,少

    阴心经,厥阴心包经的路线,被带入他的心湖之中。

    心湖中自成天地,广袤无比,那团火焰甫一进入心湖,便重新恢复到了婴孩的拳头大小,然后,静静地悬浮在距离湖面三丈的高度处保持不动。

    为何是三丈?

    这个距离莫非有什么讲究?

    石劲心中一动,将那团火焰从空中猛然拉了下来,在贴近湖面之时方才停下。

    他刚刚停止牵引火焰,那团火焰便如同逃也似地重新升空。

    果然怕心湖之水!

    有的怕就好!

    万事万物必须有制衡,若无制衡,就算极善亦终将

    为害。

    石劲接着又将那团火焰推向高空,然后松开牵引。

    那团火焰在高空似乎毫无着力之处,如同自由落体一般,垂直下落,在到达三丈高度时候,方才止住跌势。

    石劲心中了然,原来三丈暂时是这团火焰浮空的最大高度。

    心湖中一直躺在湖面上的石劲,或许觉得那团火焰有些好玩,索性纵身一跃,站到了那团火焰之上,然后驾驭着那团火焰在这方天地中四处巡游,高兴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见已经安顿好那团火焰,石劲的心神便渐渐退出心湖,重新接管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,就是回头望向师父。

    只见长空无极此刻背靠墙壁盘坐在地,面色苍白,衣襟尽湿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......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石劲急忙上前扶住师父,惶急地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无妨,为师只是有些乏了,休息一下,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长空无极脸上带着笑容道。

    石劲纳头便拜,叩谢道:“师父大恩,徒儿无以为报,实在是无以为报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劲儿,师父给不了你其他的东西,只是出了些力气,何须多礼,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......”

    石劲只喊了声师父,便哽咽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劲儿,你先出去吧,师父有些乏了,想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那您好好歇息,徒儿......徒儿告退。”

    石劲将师父搀到榻上,这才掩上门,退出房外。

    退出师父的房间后,他并未离去,而是守在师父的房门之外,以备随时照应师父的起居。

    不过,他毕竟也是三天未曾合眼,外加上控制灵气,牵引火焰,十分劳神费力,仅仅坚持了一个时辰,他便再也支持不出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石劲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日清晨。

    他靠在师父门前的廊柱上,身上不知何时披了一条毯子。

    这条毯子,他认得,是师父房中之物。

    师父起来了?

    这是他第的一反应。

    他不禁心中大为自责,本来是想照顾师父,没想到自己倒是先睡着了,还让师父反过来照顾他。

    他连忙将毯子折起,走到师父门前,想看看师父是不是有什么需要。

    房门只是虚掩着,并未关实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父......”

    石劲叫了两声,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他担心师父有什么不测,因此急忙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屋内床榻收拾的干干净净,但却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师父去哪里了?

    为什么不跟自己说?

    他心中一下子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石劲将手探入被褥之中,里面感受不到丝毫温度,显然师父离开时间已经不短。

    既然师父不是仓促离去,应该或许会留下书信。

    他立刻将目光锁定屋内那张唯一的案几。

    案几之上果然放着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石劲急忙打开书信,仔细一读,这才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原来师父并不是出了什么意外,而是因为帮自己炼化那团赤色火焰,体内的水属性灵气耗费过巨,并且在祁山御天观得不到补充,因此需要尽快找寻一处水

    运灵秀之地进行弥补,快则半月,慢则月半,必然回返。

    师父在信中还交代了,自己的十二条经脉,尤其是阳明胃经,由于流注通行赤色火焰的缘故,略有灼伤,不宜急修猛炼,应当放慢速度,重新以金属性灵气浸润经脉,并辅以苦心藤口服,半月之后,即可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师父还建议,赤色火焰已经安置妥当,虽然已经可以运用自如,但建议他在筑基之前最好莫要动用此焰,以免经脉被再次灼伤,从而影响筑基。

    此外,师父还说,那根青色木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物事,来自何处,有什么渊源,但让自己绝不能以凡俗之物看待,宜放入储物宝袋珍重收藏,日后或有大

    用。

    最后,师父让自己不用挂念,说他一切无碍,并且建议自己这段时日,刚好可用来熟悉一下九观夺珠大赛的相关事宜,到时候放手一搏,也算还了祁山御天观的资助之恩。

    石劲放下书信,一颗悬着的心才算彻底放下。

    师父的字迹写得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刚劲,但也不是绵软无力,显见师父在写这封信的时候,无论体力还是精神应该已经恢复了不少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